怎么一分為二看待慈禧太后的千秋功過?
勵志故事網 > 名人故事 > 慈禧太后
分享到

怎么一分為二看待慈禧太后的千秋功過?

時間:2021-06-10 12:25:24   分類:名人故事 | 慈禧太后 | Word文檔下載

怎么一分為二看待慈禧太后的千秋功過?

說到慈禧,大部分國人的第一感覺就是深惡痛絕,這個女人操縱滿清朝政,血腥鎮壓抗清義士和革新先驅,在西方列強面前卻又奴顏婢膝,“量中華之物力,結與國之歡心”,“寧贈友邦,勿予家奴”,簽下一系列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,的確可以說是歷史的罪人。

但是我們看歷史不能只看表面,細想一下,在男尊女卑的封建社會,慈禧作為一個女人,能夠成為晚清的實際統治者,絕不是那么簡單的,沒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和手腕,慈禧不可能統治中國數十年。

如果仔細研究慈禧掌控滿清政權的施政軌跡,我們就會發現慈禧其實還是希望能夠有所作為,讓國家變得富強的。我們都以為是慈禧導致了滿清的滅亡,但其實在第一次鴉片戰爭(1840年)以后清朝的統治已經岌岌可危,1860年英法聯軍就已攻入北京,咸豐帝不得不帶著慈禧等后妃逃往熱河,1861年咸豐在熱河去世,慈禧聯合恭親王奕?發動辛酉政變,正式走向政治舞臺,在她第一次垂簾聽政時期,她整飭吏治,重用曾國藩、左宗棠、李鴻章等漢臣,先后鎮壓了太平天國、捻軍、苗軍、回民起義,實際上是緩解了清王朝的統治危機,也就是史稱的“同治中興”。

慈禧的思想也不像我們想象的那么守舊,洋務運動和清末新政實際上都是她主導的政治改革,洋務運動開啟了近代中國的工業發展和現代化之路,而清末新政更是在兵、商、學、官、法等多方面推行的體制改革,慈禧太后還在1908年首次推出君主立憲制改革,并列出了時間表。個人覺得如果不是光緒皇帝急于求成,迫切希望能夠扳倒慈禧獨立掌權,讓慈禧感覺到了強大的威脅,使得維新運動胎死腹中,或許中國能夠避免后來的軍閥割據混亂期,進入了一個全新的時代。(PS:從一些生活細節上看,晚年的慈禧特別喜歡拍照,至今留有許多她的老照片,也可見她對于新生事物的接受度是遠高于那些封建遺老的。)

當然不管怎么說,慈禧把持朝政更多的是為了滿足她的權力私欲,特別是到了她的晚年,貪圖享受,窮奢極欲,讓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她的歷史評價也是過大于功。但我們不能把一切歸咎到一個女人身上,滿清推行的是野蠻統治,留頭不留發,讓漢人見了滿人還得下跪自稱奴才,這樣以踐踏人尊嚴的統治手段本身就是歷史的倒退,敗亡是注定的!

怎么一分為二看待慈禧太后的千秋功過?

慈禧應該是絕大多數國人心中印象最差的女人。

沒有呂后、武則天的治國水平,卻有她倆的野心和狠毒。

單憑她執政時期,把中國百姓帶進水深火熱的境地。

其中就有你我的太爺爺、曾爺爺這代人,我們怎樣罵她都是沒錯的。

慈禧的罪過每人都能數落出幾段,可謂罄竹難書。

她能拿到桌面上的功績,還真得用放大鏡看。

1、清朝這條巨艦的衰落腐敗,不能完全推給慈禧。

她只能算在巨艦快沉沒時,多開了幾個大窟窿,加快了沉沒速度而已。

早在乾隆時期,許多國家都在搞工業革命。清政府依然堅持閉關鎖國的政策,讓科學技術落后了西方很多年。

等到慈禧上臺再搞洋務運動,為時已晚。

這個落后挨打的根源,不能完全扣到慈禧頭上。

2、她重用曾國藩、左宗棠、李鴻章、張之洞這些大才,為大清朝這條破船堵窟窿。

她有一定的政治眼光手腕,但不能算高明。

比如她在和慈安太后、同治皇帝、顧命八大臣進行權利爭奪時,寵信的太監安德海被對方派系的山東巡撫丁寶楨殺掉。

慈禧干凈利落地舍車保帥, 非但沒有收拾丁寶楨,還將他升官為四川總督。并在丁寶楨死后,追贈他為“太子太?!敝u號“文誠”。

這些頗具政治家的手法,慈禧還是具有的。不然也不可能干掉所有對手,獨掌江山近半個世紀。

3、 她有些決策就太糟糕了。

比如在內有義和團烽火四起,外有列強環伺的危急時刻,

慈禧仍以國家名義發布同時對11國宣戰,這純屬腦袋發燒的潑婦罵街行為。

戰敗了,北京淪陷了,她拍屁股逃西安去了。留下億萬百姓怎么辦?

慈禧沒有崇禎皇帝以死謝國、謝祖宗、謝百姓的勇氣,卻有割地、賠錢的膽量。

“禍國殃民”山一樣的大罪,慈禧永遠也別想得到人民的原諒。

4、 她一個人的錯,讓全國人來承擔,讓后世蒙恥。

作為一國女主,她是人民和國家的罪人。這點不容反駁。

作為大清國繼承者,她破壞的遠遠超過建設的。是愛新覺羅家最大的敗家女人。

作為歷史人物,她罪過大、功績小,為后世歷史留下的禍害多、福報少。

如果換一種角度說,她是老天派來,執行封建王朝快速倒閉、收攤工作的話,那她就算是勝利的終結者!

(勵志故事網版權所有,轉載請標明鏈接:lizhigushi.com)

精品免费人成视频网-12学生粉嫩下面自慰网站-国产精品偷伦视频观看免费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